沼泽植物

漫威大法好 充电组本命

《婚礼》

一切好像从未这么安静过,Andy的耳边除了神父庄严慈爱的誓言再无其他。

一切又仿佛从未安静过,二十多年的时光在他的胸腔内翻涌不休。

“……Jesus said, 'Come unto Me, all you that labor and are heavy laden, and I will give you rest.'"一遍一遍的,Andy在心中默念,他睁眼看着前方新人欢欣的笑容,努力试图让自己笑得更开怀些:“……This is my prayer to thee, my lord——strike, strike at the root of anguish in my heart.”

他想起那些过往的片段。

“……我知啦,晚啲返黎,”低沉的声线好似不耐烦,却掩不住的甜蜜,“嗯嗯,拜啦bebe~”

讲了十多分钟,见人终于放下电话,Andy故作黑脸的打趣:“说是约我打ball,结果就我一人打而已?”

Dicky——这个明明是他因女友拍戏自己又耐不住闲于是主动约人打桌球的,却丢下被约的对象,一个小时里有半小时都在跟女友电话传情的光头仔转过身,做出洋洋得意的表情:“嫉妒就直说咯!”

这话让Andy心中止不住的一跳,但按捺这样不合时宜的热情对他而言已是家常便饭,毫无异样的,他顺口接道:“係咯,我嫉妒死张茜同你亲过我咯!”

果然Dicky被他的话逗笑,一边笑场还一边故作肉麻的做戏:“Take it easy,honey,我最爱果個终究系你啦~”

于是Andy也就顺势笑骂:“肉麻死啦,打Ball啦你!”

或许对很多人来说,爱是嫉妒。

但Andy看着笑着的,弯起眉眼幸福姿态的Dicky,心中铺陈开大片的甜蜜——那笑容当然不是给他的,但只要看着他的笑容,他就没办法不随他一起开心起来。

涌动的蜜汁下,如皲裂的旱地般斑驳的心脏,一丝一丝的渗透着细密的痛楚。

当然是痛苦的啊,但这就是爱——因Dicky而奉上的鸠毒,Andy唯有甘之若饴。

Hopes all things, endures all things. Love never fails.

婚礼上,神父的声音回荡在教堂的穹顶之间:“张卫健,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一身纯白西装的男人向他白发的新娘宣誓:“我愿意。”

——他强做镇定的呼吸,他脸颊上紧张的汗迹,他的笑容是那么真切的幸福,在镁光灯的高光下,这一切好像笼罩在朦胧的梦境里,美好到虚幻……那是Andy付出一切也想守护的场景。

他忽然想起他曾经是见过Dicky这样的笑的。

“……嫁给我!”小个子的光头仔——啊,那时候他尚且还不是个光头仔,他尚留着时兴的发型,额发软软的搭着,遮住了一点眼睛,被他用手撩开,露出的大而圆的黑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里面盛满紧张和祈求,好像他不是在跟他这个老友做求婚预演,而是已经在跟钟意的女孩求婚。

Andy呼吸一窒,说出我愿意的时候,内心膨胀的快乐多到满溢——他允许自己享受这一刻幻境达成的错位快感,享受着偷来的果实。

于是因为娃娃脸所以格外显小的男人一下垮起脸:“要不要这么干脆啊!”他抱怨的语气因外形限制听起来就像撒娇:“她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答应哦?我都没感觉了啊!”斜睨Andy一言,Dicky忽然又坏笑起来:“哦哦~知道你拒绝不了我哦~娇妻安~”

这种时候,Andy往往分不清他的心情是悲是喜,快乐和悲伤交织在一起,如此苦涩,又如此甜蜜,他只能一如往常的笑纳这打趣,话题扯开,说出撩人话语的人已自顾自为另一个笑话哈哈大笑。

A man's spirit sustains him in sickness, but a crushed spirit who can bear?

“哭成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结婚!”新郎官端着酒杯,一副受不了Andy的感性的样子,“或者其实你是在伤心嫁给我的不是你吧?”

教堂的灯光一定是开得太亮,Andy的眼被泪水朦胧却还是能看清小个子男人闪闪发亮的双眼,他忍不住哭又忍不住笑,这一刻的心情好似他过去二十年的缩影,他就这样半哭半笑的像新郎官邀请一杯交杯酒。

席上见惯他过分感性的朋友们都起哄着他们这对老友,Dicky笑着凑过来的时候,他的心忽然变得无比安静。

我们相识超过二十年,我自认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

Andy没有闭上眼,他望着和他距离不过一拳的男人的脸,望着他这辈子无望的爱恋。

而这世上也再不会有人比你了解我更多,你给我信仰,给我野望。

Andy饮下酒液,他不知自己是否仍在流泪,他只觉得此生从未快乐至此,痛苦至此。

只是为什么,唯爱你不给?

饮下的酒液化作火焰,心力好似瞬间便被焚化为灰烬,Andy放下酒杯时几乎没能站稳。

Dicky被他的虚弱逗笑,他于是也笑了起来。

Thou hast made known to me the ways of life; thou shalt make me full of joy with thy countenance.

Bears all things, believes all things, hopes all things, endures all things. Love never fails.

Not love from God.

God is love.

Thou art my God.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