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泽植物

漫威大法好 充电组本命

德普水仙|红宝石,血与海风(1)

永生对麻雀来说像惩罚多过像恩赐……如果永生 希望他的国度永远在海上航行QAQ

还云:

给我的 @沼泽植物 太太。


配对:迪安·科索/杰克·斯派洛(斜线无意义)


原作:第九道门&加勒比海盗


提示:两人均为永生不死设定,现代AU


Summary:科索和斯派洛为了伽里略的手稿卷入了一场冒险




——




    显然,电梯间的狭小空间并不适合人在里面打转,科索已经觉察到脑壳在抗议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双层人造木板是暴雨后森林破碎的叶片混合刺鼻甲醛的气味,这绝对不合格,他想,木板里嵌入辛辣的调料味道来自电梯和厨房相连的通风口,而深重的污迹和杂乱的,欲盖弥彰油漆道表示这层保护板早该拆掉了——然后他燃了支烟,他不是不知道电梯抽烟有多么惹人烦,但原本的气味就这样了,他坚信烟草味对它来说都是一种改善。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他就探出了头去呼吸了他真正该呼吸的气体,他觉得他要喝杯酒才能让自己的神经平复下来。


    他这么焦虑是有充分理由的,不,不是因为电梯里的气味太糟糕,也不是是因为斯派洛先生宁愿住在这种鬼地方也坚定的不愿转手那本价值连城的书,尽管谈话发展的尴尬而凝涩,但他觉得那本书也许确实不在斯派洛先生手上。






    在科索叩开斯派洛的门的一瞬间,他就体会到了“杂乱无章”的真正含义,尽管科索目力所及都是别致典雅的小玩意,而且一眼就知道是经历年月的古董,但他无法对此进行估价,况且劣质酒精的味道在侵扰他的神经。事实上,他的目光一直在搜索书,结果是,书籍侦探失败了,他看了很久这一屋子他无法进行估价的东西,才不情不愿的看了一眼他未来的无价之宝——斯派洛先生本人。


  “我说过了,书不在我手里,就算在,书上的红宝石去哪了都只有鬼才知道了。”斯派洛抬抬两手,挑了挑眼皮。


  “斯派洛先生,严格意义上来说,你说了实话,除非你否认你’鬼’的身份。”科索翻了两个口袋,才翻出一根卷的可怜兮兮的烟,他倒是不急,烟一点点烧短,人一点点下滑。


    斯派洛晃了晃身子:“天哪你的礼貌功课在哪里?跑到人家家里第一句话说人家是鬼?”


     看科索不为所动,斯派洛把泄了的气从口里叹出来:“我承认你敬业,我也相信你好好查了资料啦,但你绝对不会信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吧?什么不死之身,我要是真的有也不会天天窝囊在这儿了。”


  “说实话我不在意这个,我只在意你是否真的不知道书在哪里。”


  “如果你只关心这个,那么,出门左拐再见不送。”






  斯派洛当时是真的对此事毫无兴趣,在目送科索离开后的一秒钟,他就陷在自己的沙发中——他不是没有看出来,科索在坐下之前迟疑了一下,不过是因为自己沙发上罩的那层布油腻而斑驳,但这是他的家,他不在乎谁又能怎么样呢——在他仰身为了饮尽最后两滴就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见了科索压在玻璃方杯下面名片:


                      DEAN CORSE


                      BOOK HUNTR


  他两指夹起那张名片,反复打量着,可惜他什么都还没有记住,名片就和空酒瓶一齐进了垃圾桶。


  事实证明,醉酒的人醒来总会后悔。突然改变主意的斯派洛为了找到科索不得不打听了两个街区,才能在一个黄昏踏着破碎在地上的夕日余晖,摇摇晃晃的走近那家酒吧,“巧遇”了科索。当然,在科索看到斯派洛坐到自己身边,露出金灿灿的假牙的时候,他就明白这不是巧合。


  “给我买杯酒喝,怎么样?”


  “我有什么好处呢?”科索挑眉,在他和斯派洛之间吐了一片烟雾。


  “如果…如果我帮你找到那本书,你能给我多少钱?”


  “足够买下这一条街上所有酒吧的钱。”


  “成交。”事实上,斯派洛来找科索的原因仅仅是他需要钱,他已经穷到“家徒四壁”了,尽管那一屋子的古董随便变卖些也足够他挥霍数十年,但多年前他就不愿意再卖了。


  “你喝什么酒?”科索提问的时候,就已经在从酒保手里接过一杯朗姆酒了,他一边暗笑一边给斯派洛插上一根吸管。


  斯派洛毫不迟疑的把吸管拿出来扔到桌子上,端起杯子喝了几大口就见了底,他后悔没有舔舔吸管上残留的几滴酒,然后他嚷嚷:“就不能用瓶装吗?”







  明明是斯派洛执意要乘船横渡大西洋,但科索察觉到自上了船他就一直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连乱七八糟的发丝都垂着。


  “你晕船?”科索其实知道他绝不可能晕船,但科索总不能表现出自己事事都知道。


  “这些怎么能称得上船呢,钢铁般冰冷的工业产物,她们身上根本就没有流着能够与狂浪烈风无尽周旋的血液,她们的船长也没有在她们身上倾注毕生心血,你看连水手都没有,也是,连风帆都没有要什么水手 。”斯派洛把胳膊叠在栏杆上,下巴靠在胳膊上,皱着眉头张望着无风无浪的海洋。


  “…你以为你还生活在大航海时代吗?很遗憾告诉你自从蒸汽时代就没有帆船了。船,就只有这一种,除非你想坐游乐园里的海盗船 ”


  “海盗船才不是那样。”斯派洛说完这句话才意识到自己表现的太过异常,但在这方面事情上他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丢下这句话,就回了船舱。


    被丢下的科索望着视线尽头的海鸥,悄悄的笑了笑。



评论

热度(30)

  1. 沼泽植物还云 转载了此文字
    永生对麻雀来说像惩罚多过像恩赐……如果永生 希望他的国度永远在海上航行QAQ